您好,欢迎光临 江门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江门网

 

 

搜索
江门网 首页 精华 查看内容

最新章节 别惹大明 第一百四十八章 闷声作大死

收藏 分享 2017-1-24 21:04| 发布者: admin| 查看数: 358| 评论数: 0|原作者: 五号

摘要:   洪承畴一人扛起陕甘境内的剿匪大旗,他又靠上了杨鹤杨嗣昌父子,关山月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当着他部将的面威胁他,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属下,告退。”  关山月汗毛倒竖,他的眼睛的眯成了一条细线,尽管洪 ...

  洪承畴一人扛起陕甘境内的剿匪大旗,他又靠上了杨鹤杨嗣昌父子,关山月竟然敢当着他的面,当着他部将的面威胁他,这简直是奇耻大辱。

  “属下,告退。”

  关山月汗毛倒竖,他的眼睛的眯成了一条细线,尽管洪承畴小心翼翼的隐藏,敏锐的他还是感觉到了他心中那滔天的杀机。

  烈日下,洪承畴的身影愈行愈远。

  张献忠嚼着草根,双手抱在胸前,风轻云淡地说道:“我有一击必杀的把握,杀了他,永绝后患,现在还来得及。”

  一瞬间,关山月动了杀机,他眼睛眯成了一条细线,随后他的心重归平静,摇了摇头说道:“我们都小看他了,现在陕甘需要他,咱们也没有撕破脸,暂时不要动他。”

  李定国神情凝重,战场上养成的直觉让他感受到了危险,“这事情没有完,他们要是对我们不利,我们该怎么办?”

  关山月沉默不语,片刻后叹了一口气,说道:“他要是作死就成全他,下死手,往死里弄。”

  起风了,黄土高原的风,陡然间飞沙走石,天地如泣如诉,他们在以自己的方式祭祀着那些死去的亡灵。

  天空中飘起了鹅毛大雪,气温骤降,湿滑地路面上渐渐结了冰。

  李定国骑在马上,低声地咒骂道:“这该死的天气,这该死的世道。”前边是杀机四溢的洪承畴,后边是数目不明的福王追兵,他确实需要早些离开这险境。

  大宁军团对恶劣的天气早就习以为常,他们在棉甲外面套上了抗风的鹿皮大衣,带上防风镜,那群秀才夹杂在神箭营的队伍里,顶着狂风继续向着米脂县城前进。

  关山月和亲兵们乔装打扮成了一群游商,在张采的指引下冲着苏州吴江的方向狂奔而去,疾驰而过的数百匹骏马杨起一片积雪。

  乔装打扮的除了关山月一行人,还有洪承畴的三万部队,他终究是咽不下去那口恶气。寒风里,走出五十里后地后,他命令部队脱掉军服,乔装打扮成民贼,他要给关山月一记绝杀。

  让洪承畴下定决心的是天气,他敏锐地意识到,湿滑的地面势必会抵消大宁军团的机动性。他手下的士兵是大宁军的一倍,延绥军的战斗力他还是很自信的,剿匪不败的战绩可不是盖的。

  还有一点,把关山月消灭在河南境内,不但可以把屎盆子扣在福王的头上,还能暗中向杨大人邀功。

  杨嗣昌在朝中一家独大,此举势必对他有利,简直是大吉大利。

  洪承畴下定了决心,仰天狂笑,高声喜道:“传令下去,所有战利品归个人所有,斩首一人,赏银一两,杀关山月者五十两。”

  不成功便成仁,他是在用自己的大好前程和性命在赌,故此一出手就祭出了杀手锏,这战势必比死不休。

  冰天雪地里,延绥军陷入狂热之中,这是他们力量的源泉。有许多人在清剿农民军的时候,就是靠着所谓的“战利品”完成了罪恶累累的原始股积累,由一贫如洗摇身一变成了富裕的地主。

  他们往日无往不利的如意算盘简直是一场不切实际的梦想,这世间有奇迹,可现在根本就不站在延绥军一方。

  延绥军在陕甘剿匪第一线无往不利不可谓不是一支劲旅,可大宁军是一支有灵魂的军队,战力强的根本就不能用这个世界现有的标准去评判。

  大地披上了一片晶莹剔透的琉璃,这种天气根本就不适合骑兵作战,大宁军团的机动优势变成了劣势。

  天狼营早就发觉了前方的异动,洪承畴的一举一动尽在李定国的掌握之中,他命令部队继续前行,延绥军的战绩在踏鞑靼征瓦剌的大宁军这支百战雄狮面前根本不值一提,在他们眼里延绥军不过是一群战五渣。

  这简直是无声的在向洪承畴示威,这彻底地激怒了他。

  “杀!”

  延绥军作风顽强,专业,摆开重炮对着大宁军团猛轰过去。呛人的黑火药PM10.0严重爆表,迷的人睁不开眼,那浓浓地火药味也盖不住他们的贪欲。

  大宁军是用炮的祖宗,他们懂得如何躲避炮火,这跟他们的炮击想比,根本就不值一提。

  炮声过后,滔天的洪水黑压压地向大宁军漫漶过去,就要水漫金山了,只是这不是水,是杀声震天的延绥军。

  延绥镇冲击的队伍长的令人难以置信,他们的队伍足有数里长。延绥镇的士兵在向前挺进的时候,一律要振臂高喊,凡不从者,皆会被乱刃砍死。

  这群士兵们就跟打了鸡血一样,比学赶帮超,那份勇猛比起在剿匪战场上强出了百倍,因为他们知道大宁军团的士兵们刚打了胜仗,他们的那身行头也价值不菲,势必是一场分享战利品的盛宴。

  不过,三万人的喊杀声很快就被盖下去。

  震天的喊杀声,从一万四千名大宁军的喉咙里喊出来,在天空中交织缠绕,化作东方的巨龙,由远及近,盘旋过来,张开血盆大口,对着延绥兵便撕咬起来,从地上抛到天空,整个延绥镇军团都陷入极度的恐慌之中。

  延绥军以为集体抢劫,可等来的是集体屠杀。

  李定国抖了一个漂亮的枪花,打了个呼哨,狂笑道:“妈的,都下马,让他们看看谁才是玩刀的祖宗。”

  苗刀出鞘,刀寒如水。

  苗刀修长,劈砍中占尽优势,每日牛羊肉,力量占尽优势,大宁军爆乔装延绥军的头就像砸椰子一样,尽情的杀戮。

  尽管洪承畴不停地在人群中指挥、训斥、请求、安慰,可依旧止不住延绥军的颓势。兵败如山倒,他们的信心被打的稀碎稀碎,即使神仙来了无能为力。

  这是对抢劫者的抢劫,延绥军与其说是在反抗,不说是在呻吟。他们含辛茹苦数年间营造的辉煌战绩,经历的短暂的抽出、挣扎之后,转眼就没了踪影。

  延绥军再想从枪炮血刃的纠缠中撤退已经来不及了,厮杀,不见天日。

  苗刀砍断脖子,延绥军在这恐怖的声音中瑟瑟发抖,他们不是毁于战争,而是死于屠杀。

  此战,打出了大宁的威风,让他们真正的扬名天下。

  天下这才恍然大悟,原来北方还有这么一支战风彪悍的劲旅,崇祯帝的宝押对了,他们不是垃圾,他们是战斗机。不是金玉其表,败絮其里。徒有其表。

  皑皑白雪给大地披上了一片苍茫的色彩,大溃败,把洪承畴卷入前所未有的恐怖气氛之中。

  而他猎杀的目标关山月却对此一无所知,依旧在向着江南前进,他此行除了替张采出气,主要目的是要去刺探一番福王的虚实,决定究竟是要先对付福王还是后金。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