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江门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江门网

 

 

搜索
江门网 首页 精华 查看内容

最新章节 明轮劫 第十章:护州计划

收藏 分享 2017-1-24 19:33| 发布者: admin| 查看数: 397| 评论数: 0|原作者: 五号

摘要:   图叛找到储北后的第一句话说的就是:“小子,你竟然敢玩儿我?”  在储北不远处的谷闻华率先被吸引,他看着储北,有些疑惑,不是新人吗?怎么会和师兄有交集?看上去,两人似乎还有恩怨。  谷闻华看到储北还 ...

  图叛找到储北后的第一句话说的就是:“小子,你竟然敢玩儿我?”

  在储北不远处的谷闻华率先被吸引,他看着储北,有些疑惑,不是新人吗?怎么会和师兄有交集?看上去,两人似乎还有恩怨。

  谷闻华看到储北还有一些物件没有收拾好,装着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问道:“储北兄,你的东西需要我帮你收拾一下吗?”

  暗含深意,如果储北让他帮忙收拾,也就是说储北不需要他在场。

  储北笑了笑,点了点头:“那么麻烦谷兄了,我陪这位师兄出去走走。”

  “没事儿,都是朋友,这点小事,何足挂齿。”

  谷闻华自然没有更多的兴致插手这件事情,在外面世界的大染缸中,情义固然重要,不过很多时候还是要讲究一个独善其身的说法。

  图叛也知道,在这满是新人的地方,言语些不便,遂带着储北来到了一处山林间,少有人来。

  “说吧,你为什么不遵守我们当初的约定?”

  “约定?你是说不让我接触韩香的事情?这件事情上,我自认为做的很好。”

  “哼……你知道的,我指的不是这件事情?”

  储北装着不明白的样子:“那么是什么事情?”

  “让你别踏进南门!”

  “呵……你好歹也算的上是我的师兄,这个时候说这个问题有什么用?说到底,你不让我进南门,最终的目的不就是让我远离韩香吗?只要我在南门之内,和韩香保持一定距离,你又有何惧?在这一点上,我不得不多说两句,追求一个女孩子,不在自己身上下功夫,老是把责任推卸在别人身上,你认为,你能够如愿抱得美人归吗?再说,你说的那个时候,我已经先去过大堂了,不然,我还真的说不定会考虑你所说的。”

  没想到储北绵里带刺,反呛回来,图叛一时不知言语。

  良久,图叛看着储北笑了起来:“好,很好,不过,有一点我还得再提醒你,我现在还不是你的师兄,一个月后,我定让你滚出南门!”

  储北再忍的住,在这件事情上,也是火气升腾,深呼吸一口,问道:“不知师兄入南门时间多久?”

  图叛似乎察觉到了储北的意图,冷笑一声:“怎么?难道你还想挑战我?就凭你一个才进南门的家伙就想挑战我?我的名头你还是好好的去打听一下吧,我还是劝你,趁早断了那个弱智的念头,还是想想一个月后,如何继续留在南门中吧!”

  “你怎么会一下子就想到这一层次呢?你不觉得可笑吗?一个才进南门的新人,胆子如何肥壮,也不会妄自菲薄的去挑战一个师兄,还是名声大噪许久的图叛师兄,的确有些可笑,是因为你心中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性吗?图叛师兄……”

  “你……”

  看到储北那眼中毫不掩饰的嘲笑,突然发觉,如果就在这个寂静的山中收拾掉他,似乎太便宜他了,只有在无数人的见证下,把他解决掉才是一个很好的宣泄方式!

  没错!图叛心中有个结,这个结源自储北与韩香的牵手,虽然是韩香拉着储北的手臂,并没有真正意义上的牵手;这个结,源自韩香对储北的关心,虽然是韩香想要调查储北的身份;这个结,源自韩香对他自己的态度,因爱生恨;这个结,源自今天两人交谈的不欢!

  所以,他恨储北!

  所以,他想要折磨储北,并不是想很快的解决掉储北。

  看到图叛再一次噎住,储北心中其实并没有开心的味道,不得不说,储北对自己也很狠,他这是在变相的给自己压力,他知道图叛不会放过他,干脆就挑明了说。

  “怎么?师兄?你是不是准备给我一次公平对决的机会?”

  “你说的没错,我已经决定了,给你一次公平的机会,不过,当然是在你成功进入南门之后,你要知道,并不是我一个人对你不友好,如果你被逐出南门,那么我也就省心了。”

  “我尽量不会让你如愿的。”

  “很好。”

  看着图叛离去的背影,储北不知所想,心情却有些烦躁,无心观景,回到新人区,刚好碰见熟人。

  “怎么样?那个师兄没对你怎样吧?”谷闻华微微一笑。

  储北苦笑摇了摇头,叹了口气:“没什么事情,只是接下来的日子可能不好过了。”

  “我就猜到有事情,怎么?难道你泡人家妞了?”

  谷闻华看到储北表情微微一变,心中有了定义。

  “哈哈,看来你真的泡人家妞了,怪不得师兄一直盯着你。”

  “其实也不是……唉,不说了,我要准备去修炼了,不然一个月后,被逐出去就好笑了。”

  “走吧,我们一起。”

  两人相伴而行,有了谷闻华这双妙眼,找到了一个很好的修炼宝地,不仅少有人至,而且玄气和神意相比之下比其他地方更为浓郁。

  两人一待,便是三天。

  修炼之人,对五谷的需求大大降低,因为他们可以很好的控制身体的各项运作,再加上,玄气和神意都可以化为能量供体所需。

  暂时,储北的境况还算良好。

  ***********

  南门之外,日暮之向,百里之遥,一座孤峰尤为显眼。

  似乎是被一旁的群山抛弃,山无绿枝,地无绿物,孤零零的存在在世上。

  半山之上,远远看去,似乎有两个字,苍山。

  如果那是这座山峰的名字,不得不说,总结的很是深刻。

  苍老的山,独自迎接劲风,独自迎接天雨,一副自身自灭的景象。

  苍山之上,面向群山那处,有一条蜿蜒曲折的羊肠小道直达顶峰,远处亦可看见,似乎有一凉亭在顶,这是整座苍山唯一一处很不协调的地方。

  凉亭何来?

  近来一看,凉亭名曰寒亭,寒亭之外,有五个石团呈一排排列,上面并无特殊纹路,但是,在此有五个石团本就是一件异事。

  突然,寒亭中悬挂一铜铃忽然剧烈晃动,散发出一阵阵铃音,铃音激荡之处,一片生机盎然,早已枯干几何的树枝忽然萌出新芽,好一派奇异景象。

  铃音过后,又从地面渗出一股寂灭之气,和铜铃所散的生机气息截然相反,好不容易有些绿色的山头,在一瞬间,绿色尽数成为黑粉,被山中劲风带走。

  就在这时,寒亭之中一个乳白色身影缓缓成形。

  那人盘坐在地,右手高举,握着铜铃,时不时的摇晃一下,看似虚体,却能左右实物,左手食指中指笔直指向苍天,无名指和小指弯曲,成道指状。

  嘴中似乎还振振有词,此人一出,寂灭之气便被狠狠压进山体,再无半点迸溢之处。

  “哼,寂灭明将,你被困了四百多年,还在想着出来?”

  不知他是对何人而讲。

  这时,从地面之下传出一阵空明之音,极其寒冷,似是从地狱中传出:“真没想到,你竟然能够学到陵丁那个家伙的这招,把神意之身和灵魂结合的那么完美,不然,你以为你能够像他那样?仔细算下来,你也活了两百三十二年了吧。”

  寒亭中人影微微一笑:“这个你倒是算的很清楚,那么你知不知道,只要我还不死,你就不可能从这里走出去?”

  寂灭明将也笑了笑:“说实话,我在被困的这些年内,一直在想一个问题,像陵丁那样的家伙,在这片大陆究竟还有几人?仔细想了想,我给出的答案是,再没有一个人会有陵丁那样的成就,当然,不能算上玄天始祖和神魂帝君那两个人物,毕竟他们已经消失在这片大陆已经一千多年了,也就只有你,你这个陵丁半道收下的徒弟。”

  寒亭中人影有些疑惑:“你是怎么知道这些的?”

  “哈哈,我知道的,远不止这些。你不知道吧,陵丁把我困在此处,这么些年来,我们一直都有交流,像他这样的人,除了你了解他之外,最了解他的便是他的敌人,自然就是我,我知道他一直都很空虚,这是一个很多强者都有的心理,你们又不能经常进行交流,他自然就找到我,而我,也渐渐发现了一个很重要的东西。”

  寂灭再次笑道:“你很像你师父,也继承了他活那么久的手段,但是,这招毕竟是陵丁的独门绝技,你不可能学的那么到位,所以,你除了压制我这个时候会出现之外,一直遁在空间中修炼稳固这招。当然,你也说的没错,有你在,我是不可能出来的,但是,如果陵丁死了呢?”

  寒亭人影震惊问道:“你想做什么?”

  寂灭大笑:“哈哈,感谢你为我解除了心中的疑惑,果然,陵丁一死,我就能够出来,到时候,你的末日也就到了!哈哈……”

  到此,寂灭安静,寒亭人影所有所思,不舍的扫视着周围,最后拨动一阵铜铃,消散而去。

  苍山依旧。

  而南门高层却躁动了起来,一位普通农夫持一特制令牌,顺利的进入南门,被悄悄带到南云山半山腰处,当韩秋生见到那人的时候,心中顿时出现了一个不祥的预感,不知他们聊了些什么,随后,韩秋生一个命令便从南门高层之间传开。

  启动护州计划!

相关分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