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光临 江门网 今天是 ·设为首页·收藏本页·社区搜索·新手帮助

江门网

 

 

搜索本版
江门网 江门论坛 社会热点 台城遗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 受制于人
查看: 715|回复: 0
go

台城遗梦 最新章节 第一百零二章 受制于人 [复制链接]

Rank: 8Rank: 8Rank: 8Rank: 8

楼主
发表于 2016-12-23 20:11 |只看该作者 |倒序浏览 |打印
攻拔贼寇大营后兰子义他们急忙派人通报鱼公公。
根据仇孝直、仇文若带来的情报,再加上审问贼寇得来的消息,原本与官军交战的夷陵方面贼寇已经北上与贼军主力汇合。
这个消息对兰子义他们而言倒不是个坏消息,
贼寇将近四万人驻扎在这里,对兰子义他们来讲是个巨大威胁,之前日子里兰子义他们每天都精神紧张,生怕贼寇打过来,现在危机总算解除了。
虽然兰子义他们是作为大军前锋出征讨贼的,此时贼寇北攻宛城,看上去他们也应该北上讨贼才对,但问题是辑虎营与神机营剩下的人数太少,哪怕辑虎营毫发无损两营将士加起来也不过万人,贼寇眼下围攻宛城的精壮就有十余万人,真要是敢过去那就不是解围了,那是添油。
无论是兰子义还是戚荣勋都认为不应该继续被贼寇牵着鼻子走,应当与大军汇合或与其他围剿官军军力汇合堵截贼寇,
这就需要判断贼寇下一步的进攻方向,
可军中各位将领对于贼寇的动向意见不统一,有人认为贼寇会向北,有人认为会向东,有人则认为是向北之后转头西入羌东。
宛城城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这一点大家心知肚明,对于官军而言重要的是贼寇接下来会往哪里走。
人数少,又没有办法确定贼寇动向,兰子义与戚荣勋都只能按兵在此,继续修正。
唯一的好消息是德王率领的京军主力终于抵达了江城。说服鱼公公从江城直接渡江北上也是个不错的想法。
这天晚上兰子义正坐在帐中,桃逐虎与桃逐鹿在自己帐中养病,桃逐兔则与与仇家父子陪伴一旁。
帐外还是在下雨,老天爷很不给面子,虽然雨水时大时小,但却一直阴雨不停。
大江江水暴涨,沿岸多处河堤决口,已经发生水患,按理来说这个时候朝廷的重点应当是防汛,但贼寇作乱,朝廷忙着调兵围剿哪里还有精力管河堤。
兰子义坐在帐中读书,抬头听到外面的雨声,感慨道:
“国家多难,贼寇起事,阴雨连绵,苦了百姓了。”
仇文若听到后放下手中书本,说道:
“大江以南暴雨不断,春苗全都淹死在田里,还有洪涝危险;
江北则从开春以来没有下雨,播种的庄家大半旱死在田里,
今年是个灾年。“
兰子义听罢点点头,长叹一口气。
仇孝直说道:
“只要贼寇还在作乱一天,朝廷就没有精力救济水旱。
  卫侯此时不该为妇人之仁所动,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剿灭贼寇才是正事。“
兰子义说道:
“我倒是想立即扫平贼寇,可就手底下这点人怎么打?”
仇孝直听到兰子义话中愠怒,不过仇孝直并没有就此罢口,而是说道:
“所以卫侯此时应当有所动作。”
兰子义问道:
“怎么动作?”
仇孝直说道:
“大营已经驻扎江城,卫侯应当快马加鞭,连夜赶往江城大营面见鱼公公。”
兰子义听后沉吟片刻,问道:
“可我去见鱼公公干什么呢?”
仇孝直说道:
“三件事,
  第一、请求增兵;
第二、向鱼公公请示下一步行动;
第三、说服鱼公公尽快渡江。“
兰子义听到后想了想,问道:
“我身为前锋将领,抛下全军擅离职守可不好。是不是应该等公公传唤?”
仇孝直说道:
“卫侯败军之将,虽然朝廷降旨不予追究,可朝中文臣对卫侯议论纷纷,德王又对卫侯颇有怨恨。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等到传唤时德王阵前斩将,拿卫侯当替罪羊,了了公仇私恨也不是不可能。卫侯不可不察。”
兰子义听仇孝直这么一说,瞬间一个激灵冒出一身冷汗。
一旁桃逐兔说道:
“孝直先生这话有些危言耸听了,就算德王想杀卫侯,鱼公公也不会同意的。”
仇孝直听着点点头,说道:
“所以我才让卫侯连夜赶去,早作安排有备无患。”
仇文若这时也说道:
“小生也以为卫侯应当尽快面见鱼公公。
江城、江陵山清水秀,景观甚多,德王好游山玩水,不知军情,出京后一路围猎,到了这里只怕会更放肆。而鱼公公又…...又会迁就德王,大军下一步动向实不可知。
卫侯早点去面见公公,能要些兵最好要些兵,最不济也要请鱼公公上书朝廷,请求其他方面禁军乃至边镇军一起围剿才行。
事不宜迟,万一德王起了兴致,带领大军走入山林,到时候就算找得到鱼公公,交通不便,军中又乱,发号施令也难。“
兰子义听罢又沉默了一会,说道:
“两位先生所说都不错,可是,可是在京城里我和鱼公公闹得很不愉快。”
仇文若答道:
“大礼不避小节,如今军情紧急,鱼公公一向又有干练的好名声,想必不会拿私底下的一点龌龊为难卫侯。”
仇孝直答道:
“鱼公公从卫侯爷爷辈起就在北镇监军,与卫侯家交情匪浅。
  卫侯年轻气盛,虽然一时得罪,但并没有什么利益冲突,鱼公公精明,我看不会因小失大。
  卫侯还是不要在犹豫的好。“
这时桃逐兔走上前来,说道:
“天这么黑,又连日下雨,路太滑了,要不等到明天天亮再走。”
仇孝直说道:
“卫侯冒雨连夜前往才能让鱼公公见到真情,难道辈能赶上卫侯爷爷的鱼公公连一场大雨都不如?”
兰子义点点头,起身对桃逐兔说道:
“备马吧,我们赶往江城。“
桃逐兔看了兰子义一会,点了点头,然后问道:
“那我去叫大哥、二哥。“
兰子义说道:
“不要打搅他们,他们受伤太重,前天出去攻打贼营已经把他们累坏了。你去跟魏琼楼说一声,要两个辑虎营骑士,就你和我,我们赶紧走。“
这时营帐外传来一阵脚步声,好像有不少人在向这边走来,听脚步还在故意隐藏自己的行动。
桃逐兔一下挡在兰子义面前,手按腰刀,厉声问道:
“什么人?“
而帐篷外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
“卫侯好威风,老夫亲来还得给你报上姓名才行。“
兰子义与桃逐兔当然听出这是谁,还没等仇家父子发问,两人便齐刷刷抱拳说道:
“鱼公公!”
仇家父子听到后赶紧跟着起身作揖。
接着鱼公公在一众台城卫的簇拥下进到帐篷里,一行人都披挂着黑色斗篷,进了帐篷才把兜帽摘下。
鱼公公打量里面诸人一番后,呵斥道:
“卫侯你干的好事!“
兰子义知道鱼公公说得是什么,答道:
“子义率众以寡击众,真的已经尽力了。“
鱼公公听罢高声说道:
“可我要的不是你尽力,是你赢!让你做前锋,你却给我折了大半人马,朝中百官口水都能从京城沿着大江逆流而上把我淹死。知道我花了多大力气说好话才帮你把事情平下来?当时德王吓得向派人取你首级送到京城你可知道?“
鱼公公这么训斥他,和在京城中训斥他几乎一模一样,可奇怪的是兰子义在这里心中竟然没有火气,当时在京城里的冲动劲居然没了,真是奇怪。
鱼公公发完火,见兰子义没有吭声,气也消了大半,看了看兰子义袖子里露出来的绷带,叹了口气,问道:
“伤口怎么样?“
兰子义答道:
“多谢公公关爱,皮外伤。“
鱼公公接着掀开帐门往外走,边走边说:
“没经历过战阵就别往前面冲,伤着了吧。跟我来。“
兰子义他们没敢多说话,带好雨具就随着鱼公公出去。
在路上兰子义找到机会问鱼公公
“公公不是在江城吗?为何深夜赶到这里来?”
回答兰子义的是鱼公公的沉默,兰子义见状也不敢多问。
一行人跟着鱼公公来到大帐,大帐门口守着台城卫,
接近门口时戚荣勋的声音从里面传出
“几位深夜来此,只说有要事相商,却不告诉我们是什么事情,哪怕是台城卫,这么做也太过分了吧?”
鱼公公带着人大步进门,冷笑几声后说道:
“戚候升了官,口气也变得不小,老夫求见戚候还要事先通报?我还真是失礼呀。”
接着鱼公公给随行的台城卫递了眼色,几人立马出去把守帐篷各个角落。
帐内戚荣勋与魏琼楼见是鱼公公亲临,赶忙作揖行礼。戚荣勋连连说道:
“晚辈不敢。”
兰子义见魏琼楼也在这,知道鱼公公今天来是有事情要安排,看来他们得要拔营出发了。
鱼公公见大帐被台城卫把守后,站在众人面前说道:
“时间太紧,我也只能抽出今夜来见你们了。”
兰子义与戚荣勋他们一伙人都点点头,大家也大概猜出来为什么了。
接着鱼公公说道:
“王爷刚进江城,好不容易陪着玩痛快了,这会正喝醉了睡着呢。我也只能趁这个时候出来给你们安排军务。”
兰子义问道:
“公公是要让我们继续追击贼寇?”
鱼公公点点头。
这时戚荣勋说道:
“公公,如今贼寇拥十万之众围攻宛城,晚辈前几日与贼寇交手,深知贼寇战力,就以出征京营的人数,虽然可战,但伤亡会很大,还请公公上书朝廷,请求各方援军汇合......”
这时鱼公公说道:
“只有你们去,其他人不去。”
‹ 上一主题|下一主题
你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验证问答 换一个 验证码 换一个